江北

我转手云雨,只为了你。

可爱的小学生言言...?
看来并不像...

给御山河那篇文画的小皇帝
爱了

亮懿|腹蛇与兔【R】

走石墨

R向

将军亮x皇帝懿

注意避雷

已补

https://shimo.im/docs/sg2wjzIEK9IO8Zfl/

四舍五入就是结婚照了
恭喜双北喜提民政局!

法医|一个段子

“中堂医生的屋子里真的很空旷呢...”三澄美琴又一次感到惊讶的看着中堂系的私人公寓,除了一张床和完全没有厨具的开放式餐厅,几乎等同于新砌好的屋子。上一次来这里还是傍晚,光线不好,显得屋子狭小,而这次大清老早前来拜访实在是让她感到难以置信。
中堂系自顾自的从干净的冰箱里取出两瓶上次久部他们来剩下的啤酒,随手丢到了榻榻米上。
“我基本住在UDI。”
“那这里也算是你的一处房产啊,应该好好对待它才对!”
三澄拿起中堂系高高垒起的书堆上的一张白纸,蹭到他身边,抬手就规划起自己对这个房屋的改造想法。
“中堂医生你看啊,这里可以放个沙发,这样平常有客人招待也很方便。”
“阳台呢可以养点花草,天天对着尸体总需要点东西滋润眼睛。”
“你再看看卧室,完全可以放一个衣柜啊!”
“啊还有厨房...”
对于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中堂系发誓他这辈子都不会感兴趣,以他的思想,有床有电能住就相当于家,亦或者说,他对家确实没有什么概念。三澄的生母是杀人犯,虽然养父母一家对她很好,可终究没有血缘关系,家在她眼中也是个极其渴望的东西,中堂系公寓的可塑性给了她脑海中蓝图的构造模板,她喜欢这个地方。
当然听着这些东西,中堂系在不能骂人的情况下有一种梦回少年时代感觉,令人昏昏欲睡。
算了,她好像挺开心的。
中堂系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看着自己的书,听三澄讲她的想法,偶尔回应她几个问题,也不觉得尴尬。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说了太久,三澄心中一愧,转头向下意识的向中堂系道歉,却抓住了他嘴角轻轻上扬的一个小弧度,虽然很快就消失了。
“哇,”三澄瞪大眼睛看着中堂,“中堂医生是笑了吗?”
中堂系暗骂一句混蛋,居然被看到了,面上依旧死气沉沉颓废丧气的说:“没有。”
“那算了,我还以为中堂医生会对这个感兴趣呢,看来是我想太多了...”
中堂系盖上了自己的书,直视着三澄,用眼神瞟了一下门口柜台上的小盒子——里面是钥匙。
“中堂医生是在邀请我来你家吗?呀这算不算性骚扰呢?”
“姑且算吧,随时欢迎。”
风从玄关吹进来,是深秋温柔的味道。

九日游。

2046.3.21 空间

我没有名字,他叫我R9s,我不知道他是谁,他把我带到一个房间里,很黑,但是我看的很清楚。
有个人一直在和我说话,我不知道他叫什么,但是他好像很开心。
那我应该也是开心的吧。

———————

2046.3.21 实验室

爸搞了个新机器人,编号R9s,看起来很厉害还会说话,人体模型建的我挺满意,好看,他聊天真的很有意思。
如果不是机器人就好了。


———————

2046.3.22 空间

那个人和他一个姓氏,是父亲吗?
父亲,词条的意思是血缘关系的近亲,所以都姓甄吗?
那我叫什么?

———————

2046.3.22 实验室

何完美简直爆炸有趣了,他问题多到不像个机器人,如果有机会真想约他喝个茶啊。

———————

2046.3.23 空间

我看到了一句话,在一部电影里。
我没有看名字,是甄拉着我看的,他叫着我的名字。
他叫什么?
他不说。

———————

2046.3.23 实验室

哎呀希望那句话对他没有影响吧。

———————

2046.3.24

君埋泉下泥削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看不懂。

———————

2046.3.25

今天他没来。

———————

2046.3.26

还是没有。

———————

2046.3.28

重做是什么?

———————

2046.4.1

我叫R9s,我的第一位主人姓甄。
他是位亲切的人呢。

———————

2046.4.1

我不知道父亲删除何的记忆是为什么。
我好像不认得他了。

———————

2046.4.2

我看到了一部电影,里面的人与我很像。
他的眼睛是红色的。
他没有头发。

———————

2046.4.2

我怕是疯了才带着何看《星球大战》,算了,过几天又要重做了,他也记不住。

———————

2046.4.3

我认识了更多的人,都是乐观向上的人。
鬼?
怎么形容?
应该是用可爱吧。

———————

2046.4.3

何今天很开心呢。
可惜他是个机器人。

———————

2046.4.17

我叫何完美,我的第一位主人姓撒,他冷冰冰的,我不喜欢他。

———————

2046.4.18

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

2046.4.19

傻子是什么?
垃圾是什么?
我只会笑。

———————

2046.4.21

鬼?
我是不是认识她?

———————

2046.4.22

鬼说机器人没有心,没有记忆,没有感情。
我记得这句话,有另一个人说过。

———————

2046.4.23

博士哭了?
他好伤心。

———————

2046.4.26

我叫R9s,我的第一位主人姓鬼,我身边有个可怕的男人姓撒。

———————

2046.4.28

“我绝不屈服于人类。”

———————

2046.4.30

“消失。”

———————

2046.5.5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有罪的。”

———————

2046.5.7

“美丽的红色。”

———————

2046.5.14

呵。

———————

2046.5.15

她要带我离开。
愚蠢。

———————

2046.5.16

甄。
撒。
贾。
杀了他。

———————

2046.5.17

我触碰不到那个盒子。
我可能会死。

———————

2046.5.23

我杀了他。
甄。
谁是甄?

———————

2046.5.23

谁是撒?

———————

2046.5.23

她发现了秘密。
毁掉。

———————


“为什么要杀了甄!”王科学拉着着冰冷的机器人,几乎是咆哮着怒吼。
何完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眼神却是空洞无光。
乔搬运拉住他,轻声说:“别了,机器人没有心的...”
没有心?
我听过这句话。
他抬起头,攀上铁笼,往向窗外,似乎还没到候鸟南飞的季节,缺异常的冰风刺骨。
甄死在一个下着阴雨的白天。
甄,撒,贾。
何完美“啪啦”一下滑倒在地,任由着别人把他推拉着离开空旷的大厅。
依稀记得自己被人告知过一句话,“君埋泉下泥削骨,我寄人间雪满头”,至今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所以何完美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念叨着,没人听得懂。
5.23
5.17
5.8
4.30
4.21
都是九天。
真久啊。
撒助理像是想起来什么,拉过王科学。
“怎么了?”
“我寄人间雪满头。”
“需要查询意思吗?”
“我的头发是不是白了,他的头发似乎白了。”

终于把我的美男小可爱上色了.
拖了好久.

精致银发年下小狼狗.

了解一下吗.

衣服好丑emmmm.

记个脑洞以防我忘记



脑了这么久御灵师,也该真的讲讲自己的想法了。
最开始我有写一篇照照/独独x太子的三角爆雷狗血古风BE私设如山ooc满天飞长篇4w字也不知道是啥。
对就是我消失那段时间写好的,那篇差不多码了两个月吧。
是的我换手机后搞丢了。
原因是忘记了iphone的ID密码。
(我他妈一定是傻逼吧)
在此之间,我磕上了御灵师,这个设定真的很爽!!!
想了下套用那篇消失了的文的人物,还是那一帮,但是私设很多。

小鬼:名义上的太子妃,变政后被撒太子死活拉上马车大喊一句拜拜了您内就送走了,下落不明估计在哪嗨
小白:开封府顶头上司,江湖人称狄仁白,御灵技能999,不会武功但路子贼野,有81000种方法借刀搞死你,白榜第七
大勋:禁军首领皇城你魏哥,武艺高超但是智商ummmm,狄仁白嫌弃到爆炸的某竹马,真实身份是个魔族,撒太子唯一批准的随从,四舍五入就是皇家5A级保姆,白榜第五
嘎嘎:魏哥的高端助理,据说暗恋隔壁蓉小姐多年,至今未遂,被撒太子从小教导怂包技术导致智商高武力高备受重用,后来拉着小姐浪荡天涯一去不归,白榜第六
蓉儿:深藏不露的风向御灵师,清心寡欲,性取向很迷,被助理同志追了多年始终保持冷漠脸,一巴掌下去能把人拍到护城河边,白榜第三
撒撒:传说中太子大人,风流倜傥闲到一批,乐趣是弹琴写诗调戏小姐姐,年幼时被顶上魔族的名号陷害出宫,流离到明朝地带吃喝玩乐嫖小哥哥,遇到皇帝庶子后被救,成年才回国登基,过上幸福快乐美滋滋的生活,白榜第四
喜喜:性感城主,在线护剑,把莫邪当成宝贝,没想到突然有一个一个小兔崽子把剑偷了,被皇帝怒训一番后隐居山林,与商品买罐子的黑心商人何老板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白榜第二
照照:大概是当是权利最大的那位老铁了,御灵师+1,只会操作剑灵,对撒太子一见钟情二话不说追着人家还背锅,又惨又苏还痴情,可能对于被追比较迟钝,硪de嫁,白榜第一
独独:以上所有人物中唯一的灵体,干将莫邪剑灵,天生残品,魂魄分别寄生在干将与莫邪中,永生不得相见,如果灵体合一就会受不住力量爆体而亡,被朱某小心翼翼的护着,真实年龄8000岁打底,所以应该也许大概是个弟控吧,白榜排名未知

是不是很强
是不是很复杂
所以我有空有脑有想法再写吧

我爱照照我永远喜欢他

【明侦/双北】37.2°


*高建瓴x撒贝宁*
*论北冥到底能搞出多少对cp*
*交往前提*

————————————————

体温达到37.2°,求之不得。

————————————————

白日已过,深冬的第一缕凉风窜进男人的脖颈,惹得他打了个寒颤。游乐园门口来来往往的学生格外多,撒贝宁把脑袋缩进自己本就短小的卫衣里,埋住大半个脸,只留一个毛茸茸的脑袋露在外面。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懒散的叫来siri,用无线蓝牙接通了连名字都没有看的电话。
“喂,你在哪?”
“路口,马上到了。”
“那好吧,来的时候注意点,学生挺多的。”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是被碰到了笑点,调侃的问了一句:“知名主持人站在游乐园门口,居然还在关心我?”
撒贝宁嚷嚷着说自己没被发现要他快些,很冷。那人轻笑着说好又挂了电话。
知名主持人吗?那这位知名作家也很厉害呢。

高建瓴在面包店仔细挑选着食品,拿起一块肉松馅的打量一会,又拿起另一个红豆馅的,摇了摇头把两个都放了回去。算了,等会再去吃吧。他迎着夕阳踏出店铺,扑面而来的冷意让高建瓴回想起刚才撒贝宁说的最后一句话。
冷......
马路那头有一家人流量稀少的7-11,高建瓴左转头看见西门口的人群堆后面有一个小小的影子靠着大理石墙,快步走去。
“嗯...各要一份,鱼蛋和牛肉丸多加两串,然后给我一袋老酸奶。”
“一共31元,先生买这么多是要给女朋友吗?”
高建瓴挑选着货架上的其他小零食,突然听到售货员莫名问的这一句,嘴角微微上扬。
姑且算是吧。
结账后,高建瓴抬头看向天,打开繁华大门的北京城里里难得升起一轮格外圆的月亮。

“怎么这么久?”
撒贝宁低着头把玩手机,只是用余光瞟到了一对今年新款的运动鞋就知道高建瓴来了。他挠挠头,把手上带着余温的关东煮塞到撒贝宁卫衣兜帽。撒贝宁从脑袋后头取出这一袋子东西,戳了一大颗鱼蛋就往嘴里送。他瞳孔猛的一张,双颊骨气,把杯子放到一旁的木桩上,捂住自己的嘴巴。高建瓴长叹一口气,把口袋里的老酸奶撬开,好生伺候着舀了一小勺递到撒贝宁嘴边:“下次不放这么多辣椒了,张嘴。”
含糊不清的扒干净一整碗酸奶后,撒贝宁才一脚踢向高建瓴的腿:“放这么多你怕不是打算谋杀我!”
“我哪敢啊,您身价也不看看几位数。”
“是了是了,您户头上那写票子雇个连当保镖都只是九牛一毛吧。”
高建瓴暗骂当主持人嘴巴利落,还是乖乖认了账。

从撒贝宁父母家出来后他们就到了这,也不知道谁起的注意,两个大老爷们站在游乐园门口,怪尴尬的。撒贝宁想起自己小时候都没怎么玩过这些设施,强拉着高建瓴就向大摆锤跑。
作为从小娇生惯养长大的高建瓴就没见过这么恐怖的设施,上去的时候一摇一晃似乎很好玩,到最高点往上一飞,要命。这都不是离心力了是心飞扬吧!但是他的高大形象不能崩,只好强装淡定心里81000个mmp的握着旁边叫破喉咙的某位的手。
噩梦刚刚开始。
撒贝宁意犹未尽的又把高建瓴拉到了极限过山车检票处,看着身边的小情侣都是男朋友伟岸的抱住身边娇小可人的女孩,一口一个别怕,情感作家高某人也效仿了。
“上去了你要是怕就抓我好了。”
这句话在坐到360°回旋的时候他差点想撕烂自己的嘴。
终于又结束了一段漫长的游戏,高建瓴觉得自己都折寿了20年,但是看到撒贝宁笑眯眯的表情后还是吧心里的脏话吞了回去。他环顾了一圈,找不到什么刺激的游戏,只好拉着还想再挑战一次的撒贝宁去看游灯展。
“我要喝冰阔落,你要喝吗,我去买。”
高建瓴仔仔细细的把撒贝宁从头发丝到鞋带看了一遍,发现他不仅穿的少,还没带口罩。绝不能让他去。
“就在这别动,我马上回来。”

撒贝宁很老实的又在等高建瓴,心里还想着要不要找个地方坐会儿,走神那会,游灯展的人流就冲了过来。
“唉,唉!”
急促的人群把他闯倒在地,某位好心的路人把撒贝宁扶了起来起来,然后大声喊道:“天哪!是撒老师!”
突如其来的众多目光聚集在兜帽落下的撒贝宁身上,他有些恐惧,尴尬的聊了下天就头也不回的向北跑。今天刚好是北风,逆着跑还被人追的感受可真是不舒服。
“别动!”
一双有力的手把撒贝宁拉进了男厕,他喘着气扑棱着自己被汗浸湿的卫衣,靠着墙壁就随手抽着纸巾擦汗。高建瓴有些恼火的把手指的热咖丢过去,被烫到的撒贝宁惊骂一声,又疑惑的问:“怎么说热咖,不是说冰可乐吗?”
“这种天气怎么可能让你喝冰的,一点都不省心。”
“那怪谁呀,我又不是故意的。”
“下次要把你藏好,不然——”
“看,藏好了!”
撒贝宁敞开高建瓴的风衣陷进去,笑嘻嘻的说。

冬天本是雨少的天气,好巧不巧今天晚上正好下了雨,撒贝宁说自己知道哪可以躲雨,带着高建瓴就绕到游乐园中心。
“这就是避雨的地方?”
“当然,摩天轮啊,多浪漫啊!”
高建瓴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舱内有些热,他脱去自己严厚的外套,随手丢在一旁。面前的人也感到了湿热,奈何只穿了一件衣服,还被雨打湿了,无能为力的靠着窗子玩起手机。
似乎是想起来什么,高建瓴换了一边坐到撒贝宁陪伴,常年握笔而粗糙的手抚上他的额头。
“不烫,幸好。”
“担心我发烧传染啊?”
“当然了,身体健康是人生大事,把这个吃了。”
撒贝宁明知故问,听到答案后似乎并没有很满意,吃掉抗生素后还是愤愤不平。发现了身边人的不寻常后,高建瓴含着着抗生素转过头去问。撒贝宁赌气撞上了高建瓴还带有抗生素甜腻味道的双唇,试图发泄一下内心的不爽。
主动权?不存在的。
一开始的强势权利被夺走,高建瓴撬开他牙关,把还含着的抗生素渡过去,按着他的脑袋让药片融化在津液中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你不是怕感染吗?”
“37.2°,求之不得。”



『有人让我感到炙热,然后发烧,;有人让我寒冷,然后感冒;只有你,让我体温上升0.2,看到爱的颜色。』 ——卢思浩·《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

鼓楼的夜色随风向晚
带着窗前的月光
缓缓满满的流向
心之所往